搜索

红魔3配风扇究竟咋样?

原标题:红魔当心!红魔“港独”盯上泰国示威,一个反华暗影浮出水面  “亚洲搅屎棍”又出动了……  连日以来,泰国曼谷的反政府示威集会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每晚走上街头,竖起三根手指,表达着他们的三个政治诉求:巴育下台、修改宪法、改革王室。  示威者头戴各式安全帽、眼罩和防毒面具,手持雨伞阻挡泰国警方的水炮驱赶;排成一列,用人海战术将物资从队伍后方传递给前线;一齐开启手机照明灯高喊口号、高唱反政府歌曲;利用学校作为聚集地点,使用加密通讯程序,通过动作手势指挥同党;高喊反对警察的口号,阻止警方执法;示威游行队伍中出现外国国旗,使用统一示威手势;对着警察表演下跪。。。。。。  有人戏称,就差自制燃烧瓶和大弹弓了。  10月15日,在泰国总理巴育宣布泰国进入“非常紧急状态”几个小时之后,已经被泰国宪法法院裁定解散的新兴政党未来前进党发表声明对此进行谴责,并称示威集会没有武器,属于和平集会,政府不得侵犯人民权利。代表未来前进党发声的是其党魁塔纳通·宗龙伦吉,一个这两年在泰国政坛无人不知的名字。  与此同时,一张塔纳通与黄之锋 “肩并肩”“喜笑颜开”的合影再度在网络上传播。    01  “富二代”反对派  塔纳通堪称是泰国这一轮示威集会的“鼻祖”。今年2月21日,泰国宪法法院裁定塔纳通向新未来党放贷的款项来源违法,宣布解散新未来党,并规定该党16名执行成员在10年内不得从政。  2018年3月创建新未来党,5月成为党魁,隔年三月的大选便一跃让该党成为泰国国会第三大党,塔纳通在泰国国内拥有大批拥趸,尤其深受年轻人的欢迎。宪法法院的这一判决让塔纳通和他的支持者颇为不满,在塔纳通的鼓励下,泰国校园示威活动开始增多,但是随之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这轮示威不了了之。  随着7月份泰国逐步解封,示威者在2月份被积攒的怨气,夹杂着对当局的不满,再次爆发出来了。塔纳通和他已经名存实亡的新未来党立场坚定地支持着示威者,鼓励民众大胆上街,直到政府满足示威者的需求。  出生于1978年的塔纳通下个月就将年满42岁,在步入政坛之前,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官二代。其叔父素里亚·宗龙伦吉曾在他信政府时期担任副总理、工业部长、交通运输部长等职位。从23岁到39岁,塔纳通一直是泰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泰国三友集团的执行副总裁,集团旗下有超过40家企业,涵盖汽车零配件生产、装配等业务,系东南亚地区主要汽车零配件生产和供应商。  三友集团由塔纳通的父亲帕他那创建。2002年父亲病逝后。作为长子,塔纳通在母亲支持下逐步介入企业管理。泰国媒体报道, 2001年以后,集团收入从当年160亿泰铢(约合32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7年的800亿泰铢(162亿元人民币)。  此外,塔纳通的家族还持有泰国传媒集团《国内》报业的大量股份。  塔纳通经常被泰国媒体称为“亿万富翁平民”,以强调他“代表了泰国社会阶级的奋斗”。由于他外形颇佳,也经常被他的年轻女支持者称为“Daddy”,这个称呼源于泰国电视剧金橘花中女主角Fah对她年长又富有的爱人的称呼。  02  庄海文的“反华牌”  身为泰国华裔的塔纳通,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庄海文,但是这位潮州后裔却在2019年3月的泰国大选期间打出“反华牌”。  自泰国军方2006年以政变方式推翻他信政府后,泰国便一直深受政治对立的困扰,以为泰党为代表、支持他信的“草根”力量与反对他信的民主党“精英”力量总在对方执政时期诉诸街头政治,令社会承受动荡。  2014年,泰国军方再次政变,推翻为泰党政府并执政至2019年。当年3月,泰国迎来了8年来的首次大选。此前一直以商界青年才俊形象示人的塔纳通正是在那次大选前后一跃成为泰国政坛新星。  2018年3月,当时的巴育政府刚刚开放新政党登记注册,塔纳通便带着他的搭档——泰国法政大学法律系前讲师毕亚卜·森甲诺格古尔前去注册了新未来党,并宣布自己将带着新未来党参加第二年的大选。2019年初的大选期间,塔纳通的竞选政见包括削减军备预算、结束征兵制。嗅觉敏锐的塔纳通还察觉到,大选时最受人关注的话题莫过于“选举之后的泰中关系”,因此身为华裔的他还顺手打起了“反华牌”。  在去年的各种竞选集会上,塔纳通均表现了对华态度强硬的一面,表示自己如若当选,将考虑效仿马来西亚时任总理马哈蒂尔,重新审核进度缓慢的中泰铁路项目,并称要调整泰中关系,“不能跟中国走得太近”。塔纳通曾公开表示,泰国过分看重同中国的交易了,需要减少泰中贸易和接触,并且要让“泰国重新向欧洲、日本和美国平衡”。  塔纳通“反华牌”中最引人注意的一张莫过于和港独分子黄之锋的那次会面。2019年10月5日,已经身为新未来党党魁的塔纳通在香港出席英国杂志《经济学人》举办的“Open Future Festival”活动。第二天,一张他和黄之锋的合影被黄之锋发在了自己的脸书上,一时间泰国媒体争先恐后地报道,塔纳通的行为也引发了在泰华人的关注。  一时间被顶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塔纳通随后不得不发表声明澄清,称当晚活动结束后,他本人与黄之锋只匆匆见面交谈5分钟,合影留念后便分道扬镳。声明称:“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黄之锋会面。我本人与中国香港任何政治组织无关,未来也不打算与中国香港政治组织牵扯上任何关系。”同时,塔纳通也在声明中承认,自己确实与黄之锋谈到了关于中国香港事宜,但他本人是支持《香港基本法》、支持“一国两制”的,同时也支持公民表达想法的自由权利。    03  黄之锋,亚洲“搅屎棍”  塔纳通的切割,并没有降低“港独”分子对泰国的兴趣。  10月19日,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民协副主席何启明、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社民连岑子杰等人,到泰国驻香港领事馆声援,促请泰国政府正视诉求,立即释放被捕人士,解决政制改革问题。而黄之锋明确指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求泰国总理巴育下台、解散国会及制定新宪法等。  10月17日,黄之锋在其社交媒体推特上载一张举起象征泰国反抗运动的三指手势,并用平板电脑展示“#StandWithThailand”字眼,“人民不应惧怕他们的政府,只有政府才应惧怕他们的人民”,还标签了“港独”“台独”的“奶茶联盟”标签(#MilkTeaAlliance)。  同日,潜逃英国的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和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则在平台Change发起联署,呼吁全球声援泰国抗争者,声明站在示威者一方,支持泰国人民的诉求,解散国会、释放被捕人士和制定新宪法等。  而前一日,罗冠聪也在其推特上载多张泰国示威的图片,“我们与泰国并肩⋯⋯Be Water,My Friend,保持平安。”内文与黄之锋一样,标签“#StandWithThailand”。  有号称是“学生组织”的“贤学思政”,17、18日在香港市区多地以举办泰国游行图片展名义摆街站,宣称“香港民族”要“输出革命”。  早在今年4月,“港独”“台独”势力把目光转向泰国已经初露端倪。泰国人气偶像电视剧《假偶天成》男主角Bright,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港独”文案的风景照,引发中国网友粉丝反对,两天后发视频道歉。Bright的女友Nnevvy随后公开转发新冠疫情相关的辱华言论,被中国网友反对与抵制,同时也引得大批反华势力的支持。  黄之锋等人也借机在这次头条话题事件中发挥,“港独”“台独”网民伪装成泰国人在此话题下炒作留言,挑唆中泰两国两国青年的友好。自此之后,“港独”“台独”分子大量公开主动参与泰国的相关网络活动。  由“港独”“台独”牵头在社交网络上出现的“奶茶联盟”,标志着其网络话语权出现了新的阶段性特征——主动扩展拉拢结盟,“奶茶联盟”除了泰国还故意附带印度,蹭印中关系的热度,以博得关注,获得印度的跟随者。  有港媒在比较香港示威及此次泰国示威后发现,曾经在香港活动多年的美国驻泰大使迈克尔·乔治被委任至泰国不到一年,暴乱就从香港蔓延到泰国;而在香港暴乱活动中号称“暴徒军师”的美国人布莱恩·帕特里克·科恩,前些日子刚从香港进入泰国;香港、泰国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人权律师阿侬·纳帕、“反王派”领袖巴里、新未来党的创始人塔纳通,均与美国政府有着或深或浅的联系,与黎智英、黄之锋、罗冠聪之流与美国政客的频繁密会又是如此相似;而泰国22岁的法政大学学生、绰号“企鹅”的Parit Chiwarak,也曾于2016年及2018年两度走入美国驻泰国大使馆,与时任大使戴维斯会面。  事实上,黄之锋对泰国的兴趣早已有之。2016年,黄之锋获泰国朱拉隆功大学邀请到当地演讲,当时的泰国政府将其列入了黑名单,不仅拒绝他入境,还在曼谷机场将他扣留了12小时。而泰国陆军最高指挥官阿批拉上将就曾在一个演讲活动上公开表示,黄之锋曾多次到访泰国会见“某些人”。  塔纳通是泰国政坛典型的新兴崛起势力,作为这样一种势力进入政坛,逻辑上就可能出现为了“反华而反华”,把相关议题当做攻击现政府助选的动机,因此不必把他的“反华”色彩看得太重。  同时,也要看到此次泰国抗议的“外围力量”,西方舆论在东南亚对华进行的舆论战,对泰国新成长起来一代的影响力不可小视。  同时,由于泰国目前的动荡局势,“民主”“自由”这些概念在当地年轻人当中有相当大的市场,“港独”“台独”的一些影响,也会在其中有所体现。现在黄之锋之流是哪里有乱奔哪里,由于年轻人在互联网上的接触,黄之锋们的一些看法也会影响到部分泰国年轻人。  专家认为,不干涉泰国内政是中国的原则,在这个过程中,对一些有可能破坏中泰关系稳定,借助泰国局势企图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举动,我们也有必要去关注,紧盯局势。  来源:补壹刀/李小飞刀 龚叨叨 金马刀

原标题:风扇当心!风扇“港独”盯上泰国示威,一个反华暗影浮出水面“亚洲搅屎棍”又出动了……连日以来,泰国曼谷的反政府示威集会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每晚走上街头,竖起三根手指,表达着他们的三个政治诉求:巴育下台、修改宪法、改革王室。示威者头戴各式安全帽、眼罩和防毒面具,手持雨伞阻挡泰国警方的水炮驱赶;排成一列,用人海战术将物资从队伍后方传递给前线;一齐开启手机照明灯高喊口号、高唱反政府歌曲;利用学校作为聚集地点,使用加密通讯程序,通过动作手势指挥同党;高喊反对警察的口号,阻止警方执法;示威游行队伍中出现外国国旗,使用统一示威手势;对着警察表演下跪。。。。。。有人戏称,就差自制燃烧瓶和大弹弓了。10月15日,在泰国总理巴育宣布泰国进入“非常紧急状态”几个小时之后,已经被泰国宪法法院裁定解散的新兴政党未来前进党发表声明对此进行谴责,并称示威集会没有武器,属于和平集会,政府不得侵犯人民权利。代表未来前进党发声的是其党魁塔纳通·宗龙伦吉,一个这两年在泰国政坛无人不知的名字。与此同时,一张塔纳通与黄之锋 “肩并肩”“喜笑颜开”的合影再度在网络上传播。01“富二代”反对派塔纳通堪称是泰国这一轮示威集会的“鼻祖”。今年2月21日,泰国宪法法院裁定塔纳通向新未来党放贷的款项来源违法,宣布解散新未来党,并规定该党16名执行成员在10年内不得从政。2018年3月创建新未来党,5月成为党魁,隔年三月的大选便一跃让该党成为泰国国会第三大党,塔纳通在泰国国内拥有大批拥趸,尤其深受年轻人的欢迎。宪法法院的这一判决让塔纳通和他的支持者颇为不满,在塔纳通的鼓励下,泰国校园示威活动开始增多,但是随之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这轮示威不了了之。随着7月份泰国逐步解封,示威者在2月份被积攒的怨气,夹杂着对当局的不满,再次爆发出来了。塔纳通和他已经名存实亡的新未来党立场坚定地支持着示威者,鼓励民众大胆上街,直到政府满足示威者的需求。出生于1978年的塔纳通下个月就将年满42岁,在步入政坛之前,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官二代。其叔父素里亚·宗龙伦吉曾在他信政府时期担任副总理、工业部长、交通运输部长等职位。从23岁到39岁,塔纳通一直是泰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泰国三友集团的执行副总裁,集团旗下有超过40家企业,涵盖汽车零配件生产、装配等业务,系东南亚地区主要汽车零配件生产和供应商。三友集团由塔纳通的父亲帕他那创建。2002年父亲病逝后。作为长子,塔纳通在母亲支持下逐步介入企业管理。泰国媒体报道, 2001年以后,集团收入从当年160亿泰铢(约合32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7年的800亿泰铢(162亿元人民币)。此外,塔纳通的家族还持有泰国传媒集团《国内》报业的大量股份。塔纳通经常被泰国媒体称为“亿万富翁平民”,以强调他“代表了泰国社会阶级的奋斗”。由于他外形颇佳,也经常被他的年轻女支持者称为“Daddy”,这个称呼源于泰国电视剧金橘花中女主角Fah对她年长又富有的爱人的称呼。02庄海文的“反华牌”身为泰国华裔的塔纳通,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庄海文,但是这位潮州后裔却在2019年3月的泰国大选期间打出“反华牌”。自泰国军方2006年以政变方式推翻他信政府后,泰国便一直深受政治对立的困扰,以为泰党为代表、支持他信的“草根”力量与反对他信的民主党“精英”力量总在对方执政时期诉诸街头政治,令社会承受动荡。2014年,泰国军方再次政变,推翻为泰党政府并执政至2019年。当年3月,泰国迎来了8年来的首次大选。此前一直以商界青年才俊形象示人的塔纳通正是在那次大选前后一跃成为泰国政坛新星。2018年3月,当时的巴育政府刚刚开放新政党登记注册,塔纳通便带着他的搭档——泰国法政大学法律系前讲师毕亚卜·森甲诺格古尔前去注册了新未来党,并宣布自己将带着新未来党参加第二年的大选。2019年初的大选期间,塔纳通的竞选政见包括削减军备预算、结束征兵制。嗅觉敏锐的塔纳通还察觉到,大选时最受人关注的话题莫过于“选举之后的泰中关系”,因此身为华裔的他还顺手打起了“反华牌”。在去年的各种竞选集会上,塔纳通均表现了对华态度强硬的一面,表示自己如若当选,将考虑效仿马来西亚时任总理马哈蒂尔,重新审核进度缓慢的中泰铁路项目,并称要调整泰中关系,“不能跟中国走得太近”。塔纳通曾公开表示,泰国过分看重同中国的交易了,需要减少泰中贸易和接触,并且要让“泰国重新向欧洲、日本和美国平衡”。塔纳通“反华牌”中最引人注意的一张莫过于和港独分子黄之锋的那次会面。2019年10月5日,已经身为新未来党党魁的塔纳通在香港出席英国杂志《经济学人》举办的“Open Future Festival”活动。第二天,一张他和黄之锋的合影被黄之锋发在了自己的脸书上,一时间泰国媒体争先恐后地报道,塔纳通的行为也引发了在泰华人的关注。一时间被顶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塔纳通随后不得不发表声明澄清,称当晚活动结束后,他本人与黄之锋只匆匆见面交谈5分钟,合影留念后便分道扬镳。声明称:“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黄之锋会面。我本人与中国香港任何政治组织无关,未来也不打算与中国香港政治组织牵扯上任何关系。”同时,塔纳通也在声明中承认,自己确实与黄之锋谈到了关于中国香港事宜,但他本人是支持《香港基本法》、支持“一国两制”的,同时也支持公民表达想法的自由权利。03黄之锋,亚洲“搅屎棍”塔纳通的切割,并没有降低“港独”分子对泰国的兴趣。10月19日,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民协副主席何启明、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社民连岑子杰等人,到泰国驻香港领事馆声援,促请泰国政府正视诉求,立即释放被捕人士,解决政制改革问题。而黄之锋明确指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求泰国总理巴育下台、解散国会及制定新宪法等。10月17日,黄之锋在其社交媒体推特上载一张举起象征泰国反抗运动的三指手势,并用平板电脑展示“#StandWithThailand”字眼,“人民不应惧怕他们的政府,只有政府才应惧怕他们的人民”,还标签了“港独”“台独”的“奶茶联盟”标签(#MilkTeaAlliance)。同日,潜逃英国的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和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则在平台Change发起联署,呼吁全球声援泰国抗争者,声明站在示威者一方,支持泰国人民的诉求,解散国会、释放被捕人士和制定新宪法等。而前一日,罗冠聪也在其推特上载多张泰国示威的图片,“我们与泰国并肩⋯⋯Be Water,My Friend,保持平安。”内文与黄之锋一样,标签“#StandWithThailand”。有号称是“学生组织”的“贤学思政”,17、18日在香港市区多地以举办泰国游行图片展名义摆街站,宣称“香港民族”要“输出革命”。早在今年4月,“港独”“台独”势力把目光转向泰国已经初露端倪。泰国人气偶像电视剧《假偶天成》男主角Bright,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港独”文案的风景照,引发中国网友粉丝反对,两天后发视频道歉。Bright的女友Nnevvy随后公开转发新冠疫情相关的辱华言论,被中国网友反对与抵制,同时也引得大批反华势力的支持。黄之锋等人也借机在这次头条话题事件中发挥,“港独”“台独”网民伪装成泰国人在此话题下炒作留言,挑唆中泰两国两国青年的友好。自此之后,“港独”“台独”分子大量公开主动参与泰国的相关网络活动。由“港独”“台独”牵头在社交网络上出现的“奶茶联盟”,标志着其网络话语权出现了新的阶段性特征——主动扩展拉拢结盟,“奶茶联盟”除了泰国还故意附带印度,蹭印中关系的热度,以博得关注,获得印度的跟随者。有港媒在比较香港示威及此次泰国示威后发现,曾经在香港活动多年的美国驻泰大使迈克尔·乔治被委任至泰国不到一年,暴乱就从香港蔓延到泰国;而在香港暴乱活动中号称“暴徒军师”的美国人布莱恩·帕特里克·科恩,前些日子刚从香港进入泰国;香港、泰国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人权律师阿侬·纳帕、“反王派”领袖巴里、新未来党的创始人塔纳通,均与美国政府有着或深或浅的联系,与黎智英、黄之锋、罗冠聪之流与美国政客的频繁密会又是如此相似;而泰国22岁的法政大学学生、绰号“企鹅”的Parit Chiwarak,也曾于2016年及2018年两度走入美国驻泰国大使馆,与时任大使戴维斯会面。事实上,黄之锋对泰国的兴趣早已有之。2016年,黄之锋获泰国朱拉隆功大学邀请到当地演讲,当时的泰国政府将其列入了黑名单,不仅拒绝他入境,还在曼谷机场将他扣留了12小时。而泰国陆军最高指挥官阿批拉上将就曾在一个演讲活动上公开表示,黄之锋曾多次到访泰国会见“某些人”。塔纳通是泰国政坛典型的新兴崛起势力,作为这样一种势力进入政坛,逻辑上就可能出现为了“反华而反华”,把相关议题当做攻击现政府助选的动机,因此不必把他的“反华”色彩看得太重。同时,也要看到此次泰国抗议的“外围力量”,西方舆论在东南亚对华进行的舆论战,对泰国新成长起来一代的影响力不可小视。同时,由于泰国目前的动荡局势,“民主”“自由”这些概念在当地年轻人当中有相当大的市场,“港独”“台独”的一些影响,也会在其中有所体现。现在黄之锋之流是哪里有乱奔哪里,由于年轻人在互联网上的接触,黄之锋们的一些看法也会影响到部分泰国年轻人。专家认为,不干涉泰国内政是中国的原则,在这个过程中,对一些有可能破坏中泰关系稳定,借助泰国局势企图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举动,我们也有必要去关注,紧盯局势。来源:补壹刀/李小飞刀 龚叨叨 金马刀究竟

红魔3配风扇究竟咋样?

咋样原标题:红魔黄之锋又“碰瓷”赵立坚,红魔还煽动网民恶搞攻击[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在网上四处“碰瓷”的乱港分子黄之锋,最近又瞄上“新目标”,这回是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0月22日,黄之锋在脸书发文,声称自己在另一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被赵立坚封锁了(拉黑)”,并宣称赵立坚是在“封锁香港抗争者”。他还大言不惭地要求赵立坚离开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回到内地的微博上,“接受小粉红的拥戴”。 图自黄之锋脸书文末,黄之锋不但煽动网民前往赵立坚的推特下方留言,甚至还附上了一个“语言模拟器”的链接,怂恿网民模仿外交部发言人的语言措辞进行“恶搞创作”,而他自己所发布的一大段“恶搞创作”更是有攻击赵立坚之意。对此,《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22日晚间在微博上对黄之锋予以了回击。他表示,拉黑(封锁)功能是推特自带的,其他社交媒体也大多设置了这一功能,其目的是要保护账号拥有者的权益。当遭到恶意捣乱者骚扰时,很多账号拥有者都会使用拉黑功能予以应对。胡锡进直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没有义务与黄之锋这样的政治恶搞者掰扯,拉黑他倒不失为对其拙劣表现的挺好回答。一来避免了与其费口舌,不让他对自己的工作形成额外干扰,二来也顺便帮他建立一份自知之明:他是谁?他就是外交部发言人无需搭理并可予以蔑视的捣乱分子。 胡锡进微博截图值得注意的是,为宣传其乱港行为,黄之锋一段时间以来到处在网上“碰瓷”,就在上周,他还对胡锡进进行了恶意造谣和抹黑。据香港《星岛日报》10月15日报道,黄之锋在创作平台Patreon发文编造胡锡进“安排孩子移民加拿大”的谣言,还特地配上一张所谓的“胡锡进与儿子及女儿在机场的自拍照”。他借机污蔑胡锡进“爱国但子女却在海外”,还号召网民向加拿大政府“举报”胡锡进。更可耻的是,黄之锋当时炒作谣言,还是一个骗钱的把戏。Patreon是一个允许创作者设置收费订阅、赚取创作报酬的平台。黄之锋则借用这一机制,想要查看他的“文章”,就必须先给他付钱。 黄之锋在创作平台Patreon设置的收费等级而事实上,胡锡进早已多次对这一恶意中伤的谣言作出过澄清。早在今年5月,胡锡进就在微博上辟谣称自己仅有一个女儿,而且是地道的中国籍,北京的上班族。如今,黄之锋又缠上了外交部发言人,胡锡进对此毫不客气地评论道:“黄之锋年纪轻轻,但不走正道,而且显然被西方势力宠坏了,失去了客观自我认识的能力,其对道义的认知更是拒绝以国家和民族大义为锚,轻浮而自以为是。不好好学做人,不好好做中国人,他终将成为公众笑柄。”风扇

红魔3配风扇究竟咋样?

究竟咋样

红魔3配风扇究竟咋样?

红魔

原标题:风扇在纪念大会召开前,风扇央视首次披露了这一重要影像来源:北京青年报这几天,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密集发布关于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消息。昨天开始,纪念抗美援朝的纪录片《英雄儿女》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晚8点档黄金时段播出,每天两集连播。在第一集《祖国召唤》中,首次披露了毛岸英在新中国建立初期一段非常珍贵的影像。首次公开纪录片开篇提到,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解说词是这样说的:“这,本来是发生在朝鲜半岛的一场内战。但由于美国的强势介入和直接出兵,把美丽的三千里江山变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最大战场。”1950年10月,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政府向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发出了请求,急盼中国予以特别的援助,出兵朝鲜。中共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毛泽东说:“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在这个纪录片中,还首次披露了毛泽东长子毛岸英在新中国建立初期一段非常珍贵的影像。1949年10月1日,北京。苏联文化科学艺术代表团访问中国,周恩来、邓颖超接见代表团成员,和中苏友好协会总会成员,在周恩来身边担任翻译的高个子青年,就是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融洽的交谈、娴熟的翻译,给人一种亲切感。毛岸英,1946年从苏联回国,建国初期,他在中苏交往中担任翻译工作。彭德怀曾经说过,毛岸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第一个志愿兵。在朝鲜战场,志愿军司令部遭到美国飞机轰炸,毛岸英牺牲。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政知君了解到,《英雄儿女》是由中共中央宣传部指导、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摄制的六集大型电视纪录片,这是我们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的最新一个举动。相信大家注意到,这段时间,“抗美援朝”是时政新闻中的一个热词。除了央视纪录片外,新华社10月22日发布消息称,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参加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等颁发“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另外,也是在今天,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向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志愿军老战士、老同志、烈士家属和拥军支前模范致慰问信,致以亲切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慰问信直陈,抗美援朝战争“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巩固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打出了国威军威,极大增强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广大志愿军将士舍生忘死、浴血奋战,为国内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赢得了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这世界上没有任何敌人能吓唬住我们”在地方层面也发布了不少纪念抗美援朝的消息。就在10月21日,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省长吴政隆走访慰问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为他们佩戴上“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其中,年逾九旬的志愿军老战士徐邦礼,1950年11月跟随部队入朝作战,1951年8月负伤回国。战斗中他荣获二级战斗英雄,所在连队荣获集体一等功。徐邦礼曾与抗美援朝特级英雄杨根思在同一个团。娄勤俭紧握他的手说,志愿军将士浴血奋战,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这也启示我们,中国人民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这世界上没有任何敌人能吓唬住我们。”最后,发布一个预告。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将于10月23日上午10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将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撰文|余晖资料 | 人民日报 新华社 央视 新华日报等究竟

原标题:咋样当心!咋样“港独”盯上泰国示威,一个反华暗影浮出水面“亚洲搅屎棍”又出动了……连日以来,泰国曼谷的反政府示威集会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每晚走上街头,竖起三根手指,表达着他们的三个政治诉求:巴育下台、修改宪法、改革王室。示威者头戴各式安全帽、眼罩和防毒面具,手持雨伞阻挡泰国警方的水炮驱赶;排成一列,用人海战术将物资从队伍后方传递给前线;一齐开启手机照明灯高喊口号、高唱反政府歌曲;利用学校作为聚集地点,使用加密通讯程序,通过动作手势指挥同党;高喊反对警察的口号,阻止警方执法;示威游行队伍中出现外国国旗,使用统一示威手势;对着警察表演下跪。。。。。。有人戏称,就差自制燃烧瓶和大弹弓了。10月15日,在泰国总理巴育宣布泰国进入“非常紧急状态”几个小时之后,已经被泰国宪法法院裁定解散的新兴政党未来前进党发表声明对此进行谴责,并称示威集会没有武器,属于和平集会,政府不得侵犯人民权利。代表未来前进党发声的是其党魁塔纳通·宗龙伦吉,一个这两年在泰国政坛无人不知的名字。与此同时,一张塔纳通与黄之锋 “肩并肩”“喜笑颜开”的合影再度在网络上传播。01“富二代”反对派塔纳通堪称是泰国这一轮示威集会的“鼻祖”。今年2月21日,泰国宪法法院裁定塔纳通向新未来党放贷的款项来源违法,宣布解散新未来党,并规定该党16名执行成员在10年内不得从政。2018年3月创建新未来党,5月成为党魁,隔年三月的大选便一跃让该党成为泰国国会第三大党,塔纳通在泰国国内拥有大批拥趸,尤其深受年轻人的欢迎。宪法法院的这一判决让塔纳通和他的支持者颇为不满,在塔纳通的鼓励下,泰国校园示威活动开始增多,但是随之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这轮示威不了了之。随着7月份泰国逐步解封,示威者在2月份被积攒的怨气,夹杂着对当局的不满,再次爆发出来了。塔纳通和他已经名存实亡的新未来党立场坚定地支持着示威者,鼓励民众大胆上街,直到政府满足示威者的需求。出生于1978年的塔纳通下个月就将年满42岁,在步入政坛之前,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官二代。其叔父素里亚·宗龙伦吉曾在他信政府时期担任副总理、工业部长、交通运输部长等职位。从23岁到39岁,塔纳通一直是泰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泰国三友集团的执行副总裁,集团旗下有超过40家企业,涵盖汽车零配件生产、装配等业务,系东南亚地区主要汽车零配件生产和供应商。三友集团由塔纳通的父亲帕他那创建。2002年父亲病逝后。作为长子,塔纳通在母亲支持下逐步介入企业管理。泰国媒体报道, 2001年以后,集团收入从当年160亿泰铢(约合32亿元人民币)增长至2017年的800亿泰铢(162亿元人民币)。此外,塔纳通的家族还持有泰国传媒集团《国内》报业的大量股份。塔纳通经常被泰国媒体称为“亿万富翁平民”,以强调他“代表了泰国社会阶级的奋斗”。由于他外形颇佳,也经常被他的年轻女支持者称为“Daddy”,这个称呼源于泰国电视剧金橘花中女主角Fah对她年长又富有的爱人的称呼。02庄海文的“反华牌”身为泰国华裔的塔纳通,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庄海文,但是这位潮州后裔却在2019年3月的泰国大选期间打出“反华牌”。自泰国军方2006年以政变方式推翻他信政府后,泰国便一直深受政治对立的困扰,以为泰党为代表、支持他信的“草根”力量与反对他信的民主党“精英”力量总在对方执政时期诉诸街头政治,令社会承受动荡。2014年,泰国军方再次政变,推翻为泰党政府并执政至2019年。当年3月,泰国迎来了8年来的首次大选。此前一直以商界青年才俊形象示人的塔纳通正是在那次大选前后一跃成为泰国政坛新星。2018年3月,当时的巴育政府刚刚开放新政党登记注册,塔纳通便带着他的搭档——泰国法政大学法律系前讲师毕亚卜·森甲诺格古尔前去注册了新未来党,并宣布自己将带着新未来党参加第二年的大选。2019年初的大选期间,塔纳通的竞选政见包括削减军备预算、结束征兵制。嗅觉敏锐的塔纳通还察觉到,大选时最受人关注的话题莫过于“选举之后的泰中关系”,因此身为华裔的他还顺手打起了“反华牌”。在去年的各种竞选集会上,塔纳通均表现了对华态度强硬的一面,表示自己如若当选,将考虑效仿马来西亚时任总理马哈蒂尔,重新审核进度缓慢的中泰铁路项目,并称要调整泰中关系,“不能跟中国走得太近”。塔纳通曾公开表示,泰国过分看重同中国的交易了,需要减少泰中贸易和接触,并且要让“泰国重新向欧洲、日本和美国平衡”。塔纳通“反华牌”中最引人注意的一张莫过于和港独分子黄之锋的那次会面。2019年10月5日,已经身为新未来党党魁的塔纳通在香港出席英国杂志《经济学人》举办的“Open Future Festival”活动。第二天,一张他和黄之锋的合影被黄之锋发在了自己的脸书上,一时间泰国媒体争先恐后地报道,塔纳通的行为也引发了在泰华人的关注。一时间被顶上舆论风口浪尖的塔纳通随后不得不发表声明澄清,称当晚活动结束后,他本人与黄之锋只匆匆见面交谈5分钟,合影留念后便分道扬镳。声明称:“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跟黄之锋会面。我本人与中国香港任何政治组织无关,未来也不打算与中国香港政治组织牵扯上任何关系。”同时,塔纳通也在声明中承认,自己确实与黄之锋谈到了关于中国香港事宜,但他本人是支持《香港基本法》、支持“一国两制”的,同时也支持公民表达想法的自由权利。03黄之锋,亚洲“搅屎棍”塔纳通的切割,并没有降低“港独”分子对泰国的兴趣。10月19日,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民协副主席何启明、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社民连岑子杰等人,到泰国驻香港领事馆声援,促请泰国政府正视诉求,立即释放被捕人士,解决政制改革问题。而黄之锋明确指出他们此行的目的是要求泰国总理巴育下台、解散国会及制定新宪法等。10月17日,黄之锋在其社交媒体推特上载一张举起象征泰国反抗运动的三指手势,并用平板电脑展示“#StandWithThailand”字眼,“人民不应惧怕他们的政府,只有政府才应惧怕他们的人民”,还标签了“港独”“台独”的“奶茶联盟”标签(#MilkTeaAlliance)。同日,潜逃英国的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和前“民间外交网络”发言人张昆阳则在平台Change发起联署,呼吁全球声援泰国抗争者,声明站在示威者一方,支持泰国人民的诉求,解散国会、释放被捕人士和制定新宪法等。而前一日,罗冠聪也在其推特上载多张泰国示威的图片,“我们与泰国并肩⋯⋯Be Water,My Friend,保持平安。”内文与黄之锋一样,标签“#StandWithThailand”。有号称是“学生组织”的“贤学思政”,17、18日在香港市区多地以举办泰国游行图片展名义摆街站,宣称“香港民族”要“输出革命”。早在今年4月,“港独”“台独”势力把目光转向泰国已经初露端倪。泰国人气偶像电视剧《假偶天成》男主角Bright,在社交媒体上转发了“港独”文案的风景照,引发中国网友粉丝反对,两天后发视频道歉。Bright的女友Nnevvy随后公开转发新冠疫情相关的辱华言论,被中国网友反对与抵制,同时也引得大批反华势力的支持。黄之锋等人也借机在这次头条话题事件中发挥,“港独”“台独”网民伪装成泰国人在此话题下炒作留言,挑唆中泰两国两国青年的友好。自此之后,“港独”“台独”分子大量公开主动参与泰国的相关网络活动。由“港独”“台独”牵头在社交网络上出现的“奶茶联盟”,标志着其网络话语权出现了新的阶段性特征——主动扩展拉拢结盟,“奶茶联盟”除了泰国还故意附带印度,蹭印中关系的热度,以博得关注,获得印度的跟随者。有港媒在比较香港示威及此次泰国示威后发现,曾经在香港活动多年的美国驻泰大使迈克尔·乔治被委任至泰国不到一年,暴乱就从香港蔓延到泰国;而在香港暴乱活动中号称“暴徒军师”的美国人布莱恩·帕特里克·科恩,前些日子刚从香港进入泰国;香港、泰国著名的反对派领袖人权律师阿侬·纳帕、“反王派”领袖巴里、新未来党的创始人塔纳通,均与美国政府有着或深或浅的联系,与黎智英、黄之锋、罗冠聪之流与美国政客的频繁密会又是如此相似;而泰国22岁的法政大学学生、绰号“企鹅”的Parit Chiwarak,也曾于2016年及2018年两度走入美国驻泰国大使馆,与时任大使戴维斯会面。事实上,黄之锋对泰国的兴趣早已有之。2016年,黄之锋获泰国朱拉隆功大学邀请到当地演讲,当时的泰国政府将其列入了黑名单,不仅拒绝他入境,还在曼谷机场将他扣留了12小时。而泰国陆军最高指挥官阿批拉上将就曾在一个演讲活动上公开表示,黄之锋曾多次到访泰国会见“某些人”。塔纳通是泰国政坛典型的新兴崛起势力,作为这样一种势力进入政坛,逻辑上就可能出现为了“反华而反华”,把相关议题当做攻击现政府助选的动机,因此不必把他的“反华”色彩看得太重。同时,也要看到此次泰国抗议的“外围力量”,西方舆论在东南亚对华进行的舆论战,对泰国新成长起来一代的影响力不可小视。同时,由于泰国目前的动荡局势,“民主”“自由”这些概念在当地年轻人当中有相当大的市场,“港独”“台独”的一些影响,也会在其中有所体现。现在黄之锋之流是哪里有乱奔哪里,由于年轻人在互联网上的接触,黄之锋们的一些看法也会影响到部分泰国年轻人。专家认为,不干涉泰国内政是中国的原则,在这个过程中,对一些有可能破坏中泰关系稳定,借助泰国局势企图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举动,我们也有必要去关注,紧盯局势。来源:补壹刀/李小飞刀 龚叨叨 金马刀红魔

风扇原标题:究竟黄之锋又“碰瓷”赵立坚,究竟还煽动网民恶搞攻击[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在网上四处“碰瓷”的乱港分子黄之锋,最近又瞄上“新目标”,这回是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0月22日,黄之锋在脸书发文,声称自己在另一社交媒体平台推特上“被赵立坚封锁了(拉黑)”,并宣称赵立坚是在“封锁香港抗争者”。他还大言不惭地要求赵立坚离开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回到内地的微博上,“接受小粉红的拥戴”。 图自黄之锋脸书文末,黄之锋不但煽动网民前往赵立坚的推特下方留言,甚至还附上了一个“语言模拟器”的链接,怂恿网民模仿外交部发言人的语言措辞进行“恶搞创作”,而他自己所发布的一大段“恶搞创作”更是有攻击赵立坚之意。对此,《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22日晚间在微博上对黄之锋予以了回击。他表示,拉黑(封锁)功能是推特自带的,其他社交媒体也大多设置了这一功能,其目的是要保护账号拥有者的权益。当遭到恶意捣乱者骚扰时,很多账号拥有者都会使用拉黑功能予以应对。胡锡进直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没有义务与黄之锋这样的政治恶搞者掰扯,拉黑他倒不失为对其拙劣表现的挺好回答。一来避免了与其费口舌,不让他对自己的工作形成额外干扰,二来也顺便帮他建立一份自知之明:他是谁?他就是外交部发言人无需搭理并可予以蔑视的捣乱分子。 胡锡进微博截图值得注意的是,为宣传其乱港行为,黄之锋一段时间以来到处在网上“碰瓷”,就在上周,他还对胡锡进进行了恶意造谣和抹黑。据香港《星岛日报》10月15日报道,黄之锋在创作平台Patreon发文编造胡锡进“安排孩子移民加拿大”的谣言,还特地配上一张所谓的“胡锡进与儿子及女儿在机场的自拍照”。他借机污蔑胡锡进“爱国但子女却在海外”,还号召网民向加拿大政府“举报”胡锡进。更可耻的是,黄之锋当时炒作谣言,还是一个骗钱的把戏。Patreon是一个允许创作者设置收费订阅、赚取创作报酬的平台。黄之锋则借用这一机制,想要查看他的“文章”,就必须先给他付钱。 黄之锋在创作平台Patreon设置的收费等级而事实上,胡锡进早已多次对这一恶意中伤的谣言作出过澄清。早在今年5月,胡锡进就在微博上辟谣称自己仅有一个女儿,而且是地道的中国籍,北京的上班族。如今,黄之锋又缠上了外交部发言人,胡锡进对此毫不客气地评论道:“黄之锋年纪轻轻,但不走正道,而且显然被西方势力宠坏了,失去了客观自我认识的能力,其对道义的认知更是拒绝以国家和民族大义为锚,轻浮而自以为是。不好好学做人,不好好做中国人,他终将成为公众笑柄。”

随机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红魔3配风扇究竟咋样?,医疗健康网-医疗知识健康网,海螺医疗健康网,康贝医疗健康网,中国健康网医疗,39医疗健康网   sitemap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