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偏偏这一刻,我扛不住了!

偏偏

不住偏偏

偏偏这一刻,我扛不住了!

不住偏偏不住

偏偏这一刻,我扛不住了!

偏偏不住

偏偏这一刻,我扛不住了!

偏偏

不住偏偏

原标题:不住还差9国就可环游全球,不住被困这地98天的丹麦男子:现在只想回家丹麦人彼泽森(TorbjørnPedersen)正在完成一次特别的征程——每天20美元的预算,不搭飞机游遍全球203个国家和地区。经过大约6年半的努力,只剩9个国家,彼泽森就能实现这一目标了。▲丹麦人彼泽森的宏愿:不搭飞机游遍全球203个国家和地区然而,当这位41岁的旅行者计划在中国香港登船前往下一站——太平洋群岛的帕劳时,新冠疫情爆发了,随之而来的旅行限制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如今,他被困香港已整整98天。近日,这位环球旅行家接受了红星新闻专访,讲述了他因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而产生的困惑以及感悟。走遍194个国家和地区后断网11天,世界变了样“香港是个令人惊叹的地方,虽然我现在是被困在这里。整个世界正处于不稳定之中,四月结束了,五月已经来临。时间在飞快地流逝,而我依然在原地。”5月1日,彼泽森在个人博客中感慨道。在过去的6年半里,彼泽森走过的30万公里路程,换算下来可以环绕地球整整7圈。他已经走遍了194个国家和地区,只剩下最后9个目的地:帕劳、瓦努阿图、汤加、萨摩亚、图瓦卢、新西兰、澳大利亚、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截止目前,彼泽森距离完成自己的目标仅剩下9个目的地1月17日,在结束了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行程后,彼泽森在波佩恩登上了Kota Hening号货船前往中国香港,计划随后再登船去到下一个目的地帕劳。1月28日,当搭乘的货船抵达香港后,彼泽森突然发现,世界出人意料地变样了。“我最近有一个相当独特的经历,我与外界隔绝了11天。我在1月28日踏上了香港的土地,重新连上了互联网时,我本想知道美伊冲突是否有所缓和。然而,令我惊讶的是,这个新闻早已石沉大海,所有媒体的头条都被新冠病毒所占据!”彼泽森说道。他告诉红星新闻:“我是在入关香港的前一天得知武汉出现了了疫情。那时,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因为武汉距离香港太远了。”然而,整整98天过去了,他仍然无法离开香港。“在最初的日子里,我花了大量时间建立关系网,研究如何才能离开,并不断与船运公司联系。每天我都以为自己有机会离开。然而,当新冠肺炎演变成全球大流行病时,我终于意识到自己真被困在原地。”他说道。对于彼泽森来说,在香港度过的每一天都是无法推进计划的另一天,但这位丹麦人决定充分利用被困的时光:“我在浪费时间,但我会尽量利用好它。”▲在香港的彼泽森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继续着自己的旅行。目前,他已经徒步过“香港后花园”西贡的许多步道,甚至挑战自己,在三天内走完了整个“麦理浩径”(100公里),还在一天内挑战完成了“港岛径”(50公里)。“我还做了几次与公司和学校的现场直播演讲;游览了香港的一些历史名胜;参观了香港红十字会总部。我很幸运认识了很多人,交了一些好朋友。此外,我一直持续更新着个人旅行账号‘Once Upon a Saga’的所有社交媒体页面,一直坚持跑步以保持健康。”彼泽森细数道。他还表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香港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栖身之处,因为它应对疫情的高效,我依然可以在这个有趣的地方享受‘旅行’的快乐。”每天20美元,绝不坐飞机一次酝酿已久的“冒险传奇”正式开启彼泽森出生于丹麦,但从小就常跟随父母去别的国家。童年时期,一家人为了父亲在纺织业的工作,经常往返于加拿大的多伦多、温哥华和美国的新泽西之间,寒暑假期间,他还常常去芬兰的外婆家。“我母亲是一名导游,所以她会说几种语言,对探索这个世界也一直很感兴趣。”彼泽森说,“从小我就被她带去森林里找蘑菇、找‘怪兽’,母亲培养我跳出思维定势,以及具备冒险精神。”▲集装箱船上拍下的闪电成年后,彼泽森在丹麦军队中担任皇家警卫,此后又在航运和物流业工作了12年,这份工作让他去了很多地方,利比亚,孟加拉,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北半球最大的冰原格陵兰岛、美国阳光最明媚的佛罗里达州,也留下了他的足迹。一次偶然,阅读完父亲发来的一篇文章后,他产生了尝试一项特殊挑战的想法——不间断游遍世界上每个国家,不坐一次飞机。“文章讲的是一个周游世界的人。读完后我才意识到,不需要成为百万富翁,我也可以去到每个国家和地区。而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人能在一生中走遍全球,我完全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有大约200人完成了这个挑战。”彼泽森告诉红星新闻。下定决心后,他开始了长达10个月的精心准备。“一开始,我花了一些时间在协调和规划旅行路线上。我还邀请了一些好朋友,安-克里斯蒂娜、索尔和安普,一起参与,他们每个人都为项目的启动做出了贡献。”彼泽森说道。大家合作创建了一个网站,并开始向里面填充内容,同时为这个计划取了一个名字“Once Upon a Saga(冒险传奇)”。▲2019年3月,彼泽森从缅甸跨过边境进入了中国随后,他们开始寻找合作伙伴和赞助商。彼泽森为自己制定了严格的预算,平均每天不超过20美元(约合142元人民币),这其中包括交通、住宿、一日三餐和签证的费用。全部费用的40%由赞助商Ross DK支持,30%是他自掏腰包(包括两笔贷款),最后30%来自粉丝、家人和朋友的捐款。在搞定了财务问题后,彼泽森便开始设计自己的旅行服装,打包收拾行囊。2013年10月10日10点10分,他正式跨过丹麦边境进入德国,开启了自己的环球之旅。一开始,他走遍了北欧、西欧,再到北美、南美、加勒比地区、非洲、地中海地区、中东、东欧、亚洲,最后抵达了太平洋上遥远的岛屿。由于最基本的规则就是禁止坐飞机,彼泽森需要依靠火车、出租车、公交车、共享汽车、嘟嘟车、渡轮和集装箱船完成自己的环球之旅。需要跨越大洋的旅程,他几乎只能靠搭乘货轮来实现。但想要登上货轮,并不是买一张票那么简单。“你不可能直接到了港口就上船,”彼泽森说。“需要提前获得公司的批准,这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耐心。”在物流行业的工作经验,让他很快就与马士基、蓝水运输、太古等大型运输公司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旅程艰辛不止一次直面死亡乘坐集装箱船旅行是什么感觉?“我在船上受到很好的款待。”彼泽森透露道。“大多数船上都能提供我需要的一切:一个带床的船舱,一个卫生间或淋浴间,一张桌子,一个壁橱和一扇窗户。通常还有一个公用的娱乐室,里面有电视、电影和游戏。许多船上还配有健身房、游泳池。一日三餐保证供应,我也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活动。但船的周围除了水,什么都看不到,船上除了我,每个人都有工作要忙。我在船上的日子就是工作、吃饭和娱乐。”▲船上的房间曾在航运和物流行业工作,让彼泽森习惯于在旅途中同时处理多件事情,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让旅程更有效率。他表示:“这对我的计划很有帮助,因为一不小心的话,这个计划可能会花上20年才能完成。”“协调每件事都要花很多时间,即使你把所有计划都做好了,把一切行程都排好了,也没法料到会遭遇什么。”他说道。彼泽森告诉红星新闻,不搭乘飞机旅行的最大难处在于未知,自然灾害、后勤和交通问题、签证问题……他的行程曾多次被意料之外的状况给打断。他曾花了三个多星期的时间才拿到伊朗的签证;也曾为了拿到叙利亚签证,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在黎巴嫩等待,最终才成功入境。然而,由于当时正爆发冲突,他不得不乘坐集装箱船经亚喀巴湾,再次途径黎巴嫩和埃及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约旦。“我最后绕了一大圈才到约旦,有好几次都是这样。如果不坐飞机,你可能就会被困在周边的国家,这一切都需要好好计划。”在一些情况下,他的行程遭遇更多挫折。例如,当他试图从邻国的陆地边境进入安哥拉时,一开始被拒之门外,因为他不会说法语。然后,因为使用了错误颜色的笔,他的申请被拒。当他重新填写了申请表格后,又说他的护照照片不对。他拿到了新的护照照片,他的邀请函又不够清晰……每一次拒绝都要浪费他好几个星期的时间。▲需要跨越大洋的旅程,他几乎只能靠搭乘货船来实现“有些状况真是卡夫卡式的噩梦。这让我花费了很多时间,但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彼泽森说道。不仅如此,多年不着家、思念家人、生活拮据的同时,还要长时间工作、处理日常事务、解决不时出现的麻烦,再加上不知道何时能到终点的精神疲倦感,偶尔彼泽森也会崩溃。有一次,在喀麦隆的一次情绪崩溃让他陷入了困境。在经过多日的周旋,依然无法进入邻国加蓬后,他再也无法忍受了。“我当时甚至想放弃回家了,心想着‘我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任何人到底都有什么好处?’当时感到迷失了自我。”冲动之下,他做了一个鲁莽的决定,决定尝试从另一个边境口入境,但这需要他在尘土飞扬的土路上,连夜驱车800公里。次日凌晨3点,彼泽森和他的出租车司机被三名身穿制服手持步枪的人拦了下来,并要求他们下车。“他们全副武装,我那时根本毫无选择,”他回忆道。“我的心都沉了,心想着就是它了,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结。如果我的生命就此结束,他们会把我扔到森林里,蚂蚁和其他动物很快就会吃掉我的遗体,没人会知道。因为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要这么做。”整整45分钟,那些人用步枪威胁着彼泽森,然后一番盘问下来,又突然毫无理由地放他走了。“我们就像从地狱飞出来的蝙蝠一样活了过来。”他说道。彼泽森告诉红星新闻,在这六年半的时间里,他不止一次有过这样直面死亡的体验,“有时我需要乘坐一些非常危险的船只。事实上,我坐过的三艘船如今已经沉入海底。我还曾患上了致命的脑型疟疾,我病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恢复过来继续上路。”愉悦大于苦难无法购买的意外之美尽管旅途中充满了艰辛,如今彼泽森回想起来,这六年半的旅行带来的愉悦依然远远超过了那些糟糕的回忆。正如他在自己博客首页写的那句话:“陌生人是你从未见过的朋友。”身在征途中的他,受到了许多陌生人热情的款待。因为疫情被困香港后,此前邀请他到闲置客房里住几天的当地家庭,已经整整收留了他三个月,还告诉他想住多久都可以。▲“陌生人是你从未见过的朋友”彼泽森说,被困在所罗门群岛时也同样感受到了热心人的温暖和盛情。当时,附近的台风延误了集装箱船出发的时间。他决定利用这些多出来的时间去所罗门群岛西部省探访,当他独自乘坐渡轮时,一位老人邀请他到Vori Vori小岛体验他们的村庄生活。几天后,彼泽森划着小型的机动独木舟抵达了这个偏远小岛。他回忆道,这座岛上住着大约100人,过着完全原始的生活,“那里没有自来水,没有电,只有一台发电机,以备他们万一需要电力的时候使用。他们每天都抓鱼吃,摘很多椰子,你可以在小溪里洗澡。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他感慨道。当村里的老人得知彼泽森有笔记本电脑时,便询问是否可以让村民看个电影。于是,那天晚上,村民们启动了发电机,80个人围在彼泽森的电脑旁,观看了以所罗门群岛为背景的战争片《红色警戒》(the Thin Red Line)。▲旅途中的彼泽森“这种体验是你永远无法计划,也永远无法用金钱买到的。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他说道。还有这个地球的自然之美,让他无数次震撼不已。当他乘坐一艘集装箱船穿越北大西洋前往加拿大时,遭遇了一场可怕的风暴,船在风中整整颠簸了四天。“那完全是一片混乱,我甚至觉得船马上就要沉了。但当暴风雨过去的那一刹那,海水就像深蓝色的油一样,平静而光滑,我从未见过这样的海面。”他描述道。玻璃般的水面上唯有海豚跃过的痕迹。那天晚上,天空开始放晴,北极光在头顶翩翩起舞。2019年3月,彼泽森从缅甸入境中国,随后他从昆明搭乘火车去了北京。“这不是我第一次来中国,2012年我曾和一个朋友一起到过北京。但这一次,我去了更多的地方。”他告诉红星新闻。到达北京后,他再次坐上火车前往丹东,然后继续前往朝鲜平壤。五天后,他坐火车回到了北京,在北京的行程结束后又坐上火车去西安看了兵马俑,然后是上海、青岛、烟台……▲彼泽森感慨:“在中国旅行太方便了”“让我最惊讶的是,从我2012年第一次来中国到2019年间,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真是难以置信的发展(速度)。”彼泽森感慨道。“对我来说,在中国旅行太方便了。”因疫情考虑放弃计划担心年龄过大无法成家按照计划,旅行结束时,彼泽森将总共走完全球203个国家和地区。他还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要求:必须在每个国家待上至少24小时,中途不能回家直到完成任务。▲在路上的彼泽森正因如此,即便在六年半的时间里屡屡受挫,他依然信守着自己所有的承诺。“没有什么能阻止这段旅程的结束,除了我……但我时常会问自己:我想成为那个半途而废的人吗?或者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一次也没有。在我得了疟疾,失去了女朋友,失去了经济支持,甚至祖母去世的痛苦之中,都没有想过要放弃。”他说道。“我希望通过完成这个计划告诉人们,只要你一直努力,就可以实现任何目标。”然而,考虑到如今的疫情以及全球的现状,彼泽森预计自己即便在夏天到达帕劳,剩下的旅程至少还需要10个月到1年才能完成。他向红星新闻坦言,放弃计划是自己目前的一个考虑。“我原本计划的是用不到4年的时间完成旅行,但却越变越长。我已经厌倦了旅行,想要回家,我也担心自己年龄过大无法成家。我想让父母看到他们的孙子,我想回归正常的生活。继续这趟旅行,我冒着失去与父母相处时间的风险,也有可能无法拥有自己的后代,如果家里人发生了什么,我可能不得不面临回家还是继续旅程的艰难抉择。”他说道。“我一心只想尽快完成计划,但现在我不知道还要在路上多花几周,甚至是几年。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这非常令人沮丧。”原本,彼泽森计划3月在新西兰迎娶自己的未婚妻,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他说:“疫情爆发后,我想出的解决办法是找一艘直接到新西兰的船,但这样的话,我就无法再登上其他船,也无法下船。所以我们最终取消了婚礼,我们还是会结婚……只是晚一点。”彼泽森表示,自己曾多次想买一张机票飞回家里,但最终依然选择了继续。对他而言,这个旅行计划本质上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其他人。这些年来,他收到了无数人发来的信息,他们被他的决心所鼓舞,从找工作到减肥,到学习一门新语言,或者在失去亲人后振作起来……“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诉关注这个项目的人,我们会到达彼岸。今天,世界可能被按下了暂停键。但下个月,太阳将再次升起,照耀着我们面孔。我们上了船,拿到了签证,越过了边境……我们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他说道。原标题:偏偏江苏大学男生坠楼:偏偏21岁的人生AB面文 |新京报记者杜雯雯长达534天的时间里,杨凯的微信里除了一日一条打卡英文单词的朋友圈,再未留下其他活跃的生活痕迹。他生前发出的最后一张图片,是一个逐渐消失在浓重迷雾中的模糊人影,正朝着一座悬空细窄的黄色木吊桥走远。不知是隐喻还是巧合,这张图片对应的单词为vanish(消失)。次日的10月12日傍晚,杨凯以一种决绝的方式选择从世界消失:越过大学校园六楼的厕所窗户,坠落身亡。家人试图找到杨凯的死亡真相,却发现无法准确归因,最后一刻压垮他的究竟是什么,只能从一些零散细节中寻到方向:比如,这个曾经高考554分的理科生几乎唯一的爱好是打游戏,进入大学后一度难以自束,陷入无法按时毕业的学业危机;以及这段时间,他正面临调换寝室新环境的人际选择。一周以来,围绕他的争议和疑团并未因此消散。在旧日朋友的印象和网上流传的匿名描述中,他的人生在短短三年内被撕裂成截然不同的两段:一个是成绩优良、和善聪明的高中生杨凯;另一个则是旷课逃学、挂科留级的大学生杨凯。家人从警方得到的信息是,孩子在校园内并未与人发生过激烈的矛盾冲突,也不存在校园霸凌或是他身处网贷之困。父母很少听到他提起哪位大学好友的名字,只觉得他在大学与人交往大多是浅淡的、片段式的。在选择结束生命之前,这位21岁的年轻人重置手机清空信息,最大限度抹掉了外人探知他精神世界的可能性。最后一个拥抱没有异样,没有征兆。母亲至今都想不通杨凯突然坠楼的原因。儿子出事前的10月10日,44岁的黄敏霞从500多公里外的湖北老家赶来镇江的江苏大学。她原本是来处理儿子胶着中的学业问题——自9月7日开学返校后,杨凯已经五天没有出现在课堂。五天旷课,是她到了学校才知道的情况。早在10月9日,她曾收到杨凯的同班同学发给她的微信:阿姨,杨凯今天没来上课。与孩子碰面后,她得到的回答是:因为脚后跟磨破了,以及一个用了很久的水杯摔坏了,心情不好。过去几年里,这并不是杨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黄敏霞说,学校为了督促杨凯的学习,让他近期交一份学习计划书到学院并保证以后的学习态度,如果不继续好好读书,或将面临休学一年的决定。10月12日下午,杨凯在母亲陪同下前往所就读的食品与生物工程学院。在那份用黑色签字笔手写的计划书中,杨凯规划了早上八点至中午十二点的行程:起床洗漱、操场慢跑、吃早餐、玩手机、上课、午饭后回教室预习。杨凯10月12日写好的学习计划书。图 | 新京报记者 杜雯雯 摄据黄敏霞回忆,当时在学院办公室里,两名辅导员、孩子的班长、学院的一位副书记均在场。杨凯口头承诺自己以后会好好上课,还主动询问了多久需要来汇报一次。黄敏霞觉得,儿子这次“是真的想改变了。”2019年9月,杨凯因修不满学分跟不上同年级进度,从2017级转至现在的2018级继续学习。黄敏霞说,留级之后的期末考试儿子功课都通过了,成绩从60多分到80多分都有。那天整个沟通过程中,黄敏霞觉得,前期大家的对话还算愉快,只有在谈到换宿舍的问题时,儿子的神情变了——2020年新学期入学,学院按照规定,准备将他的宿舍也更换到现在就读的2018级。黄敏霞说,杨凯在办公室表达了自己不愿换宿舍的意愿,并称“想好好学习首先要改变我自己,不是环境所造成的。”学院最终的意见是,杨凯需要在一个星期之内搬到新的宿舍。母子俩大约是在16时40分左右走出学院大楼。步行在校园里,黄敏霞先是询问儿子搬寝室是否需要她帮忙,得到“不需要,可以找同学帮忙”的答案后,她便让儿子在手机上帮自己购买次日返家的火车票。从镇江市回浠水县,通常需要先坐高铁到麻城,再转乘K字头的火车才能抵到,全程大约6小时,过去也都是由儿子在手机上帮她买好。离开前,儿子告诉她有点累,想回宿舍休息一下,母子俩便分开。在那之后,黄敏霞先后给杨凯拨打了13个电话,均无人接听。那时她并未多想,只觉得儿子可能是因为搬宿舍的事情不太高兴,情绪不好。直到当天夜里,她才得知这些电话未能接通的原因:儿子在与她分开后,独自前往食品学院对面的主A楼,并于17时03分左右从6楼卫生间的窗户一跃而下。杨凯从图片右侧的江苏大学主A楼6层卫生间坠亡。图 | 新京报记者 杜雯雯 摄在江苏大学1月15日发布的《关于我校一学生非正常死亡的情况通报中》,警方的调查结论是,杨凯系高空坠楼死亡,排除他杀。事后,黄敏霞想起,在与儿子最后见面的那个下午,他们还曾在三食堂旁边的水泥花坛边小坐了一会儿。那时接近饭点,看见校园里同学往来,黄敏霞唠叨了几句,“你看同学们都穿着浅色的衣服,你喜欢白色还是浅蓝色?”临走前,她还担心儿子生活费不够花,并在起身后主动拥抱了一下儿子——这个拥抱,也成为母子俩人生最后的永别。知之甚少的三年这部黑色的vivo手机,是杨凯纵身跃下时放置裤子后兜中的随身物件。父亲杨广昌于10月14日从警方处拿到这部手机,摔碎的屏幕已经更换,机身后盖起翘与主体分离。家人原本想从手机中探寻到一些遗留的线索,但得知,手机应该是被孩子进行了恢复出厂设置的处理,出事前几乎所有的信息都被抹掉。杨凯的部分遗物,崭新的拖鞋是出事那天妈妈买给他的。图 | 新京报记者 杜雯雯 摄过去三年里,杨凯的人生几乎从踏入大学校园后便走向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方向。在校方的通报中,这位原本应当于明年毕业的大三学生,是一位学习困难,需要母亲在校外租房陪读,学分修不够甚至不得不留级延毕的学生。黄敏霞记得,大一上半年,儿子的学习还算可以,到了大一下半年她收到辅导员通知,杨凯四门功课没参加考试。儿子的理由是“可能考试会不及格。”大二开学时,黄敏霞再次送杨凯到学校,被告知按照当时杨凯的表现,学校可能会劝退他。她还问儿子“是不是不喜欢这个专业,实在不行就不读了,回家重新参加高考。”杨凯拒绝了她的建议,并表示自己喜欢现在所学的食品质量与安全专业。辅导员当时的建议是,杨凯的情况如果想继续读书,需要有家长陪读监督。从2018年9月开始,黄敏霞以每月600元的价格,租住在江苏大学一街之隔的水木阳光小区的一个房间中,直到今年春节前学校放假返回湖北老家。但她并不是24小时都陪在孩子身边,为了补贴家用,她先是在小区里干保洁,每月有1200元左右的收入,去年三月份经房东介绍到江苏大学一个食堂的面条档口工作,每月能多增加五、六百块钱。每天早上六点多黄敏霞就需要到食堂上班,那时儿子还未起床,下班回到出租屋里,才会与儿子产生交集。算起来,这是杨广昌第二次来到孩子就读的学校,第一次来还是大一时送儿子入校。过去十来年,他一直是家里的经济支柱,打工的地方遍及上海、合肥、无锡、常州,月收入五千余元。他与儿子的沟通并不算多,见面也少,半个月左右打一次电话。通常是杨广昌主动打给儿子,隔着手机,两个男人的交流显得有些生硬,也不会聊到太深入的话题。据杨广昌回忆,儿子从未在电话中表露出自己在大学生活中的困顿。他与儿子脾气相近,几乎没有强迫或是命令式地去要求孩子做什么。他曾建议杨凯去学一门乐器,或是练习一项体育运动,跑步打球都可以,“主要是持之以恒每天要去做。”在父母的印象中,杨凯从小到大还算乖巧懂事,也受到老师喜欢。在上大学之前,杨凯的成绩虽然称不上拔尖,但也一直处于中上等。杨广昌和张敏霞都觉得儿子的性格温和,基本很少会发生争吵,但是他脾气中还是有自己的倔,“如果你和他是温和的谈话,他也会顺着交谈,如果你是高高在上命令式的,他会有一点逆反。”不出门的日子,杨凯的爱好是打电脑玩游戏,或是刷刷视频和直播。前半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学生们大多在家上网课。湖北的冬天冷得僵手,两代人的卧室房间挨着,一般到了晚上九点多,他们便会提醒儿子该睡觉了。除此之外,夫妻俩并没发现儿子有任何异常,一直以来杨凯也没有做出过什么太过出格的事情。在两人的印象中,他们没有直接和孩子聊过死亡的话题。但是初高中时,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一些关于自杀的情节,母亲会带上一句,“人可以犯错,但是不能走极端,生命就这一次。”直到今天,杨凯的父母对于儿子在大学里的具体人际交往不甚了解,也没有察觉到儿子在情绪上和心理上有明显的不同于以往的表现。在他们知之甚少的三年大学时光里,父母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学期的礼拜五,儿子回来提前说要在周末和同学去附近的景点短途旅行,还要和同学聚餐,脸上满是高兴的表情。“两个”杨凯在杨凯名为“勿忘名”的微信中,仅保留了57位联系人的名字。聊天记录全部被清空,无从得知他生前最后的时刻是否与人沟通。仅存的QQ列表里几乎展露了这位大学生20年来生活交际的全部圈子:初中、高中、大学同学以及游戏好友,也不过107人。坠楼前杨凯重置了手机,QQ里留存下一些同学的联系方式。图 | 新京报记者杜雯雯 摄出事后,他的一些大学同学选择沉默,甚少发声。在网络上只有零星的匿名帖子或评论,以他同班同学的身份述说他在大学期间的种种表现:比如他曾在一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考试现场,仅完成选择题作答后就交卷,面对老师质问以“不会”答复后便离开;或者是经常逃课、抄同学作业、通宵沉溺游戏。一周以来,杨凯的事情数次登上新闻热搜,在一些学习群里,他被视为教育失败案例的负面典型,被评价为“无所事事、混日子、不堪一击,是现代大学生的耻辱。”他的许多高中同学和好友在得知他坠楼的消息后,不少人在微信、QQ空间上给他留言缅怀。但更多的人对他大学生活的细节表示惊愕,不敢相信这是他们“曾经认识的杨凯”。几乎所有受访的高中同学在评价对他的印象时,都提到了“聪明”。他曾经的同桌,也是为数不多的异性好友刘媛媛记得,杨凯走路很快,做作业也很快,数学时不时会考满分。他们最近一次见面是去年三月的同学聚会,刘媛媛并没有感觉到他与过去有何不同,依旧与同学们说笑。他高中时期最好的朋友之一方明超,在今年的6月28日还在QQ上和他有过交流。三年的高中生活中,方明超认识的杨凯是一个“该做事做事,该玩玩,有分寸的人”。朋友们普遍的感受是,杨凯的性格比较温和,和不熟悉的人话相对较少,不会主动去交朋友,但也是一个乐观的男生,与同学们相处融洽,是“能被开玩笑开得起来的人”,还曾因披着衣服的搞笑形象,被同学们调侃为“村长”。大家的共同记忆中,没有听说杨凯有女朋友,为数不多的爱好是打游戏,大多为男生常玩的天天跑酷、植物大战僵尸、地下城之类,但高中时并没有因为游戏影响学习。那时他的成绩在班上大多是前五至前十左右的排名,2017年高考时554分的分数也远超当年的一本线。只有1994年出生的表哥杨宗元在杨凯刚进入大学时,电话交流中偶然听他提起过一次,“要学的记的东西特别多,有点困难。”建筑工程专业毕业的杨宗元还开导他,“有困难很正常,尽力就好。”在江苏大学,陈少宏是唯一同为杨凯高中同班同学的校友。进入大学后,两人分属不同院系,居住的宿舍也有一公里多远。去年开学没多久,两人还相约吃了一顿饭,他也从未听杨凯提起过大学里的具体遭遇,感觉他“还是蛮阳光的”,只是相比高中话稍微少了一点。他从未主动向过去的朋友们坦露过自己在大学学业上的困境,也似乎不打算寻求帮助。那些匿名的信息中提到,负责学生身心健康的导师曾找他多次谈话,最开始他还会去,后来便不再出现。成绩好的同学约定了时间地点去帮他,但却被放鸽子。刘媛媛觉得,以杨凯的资质本不会走到如此消极的地步,“除非他自己有抵触心理。”她惋惜这位昔日好友的逝去,在文字中多次表达遗憾,“他不擅长交朋友,有事情都自己扛的话,或许是心里压了太多情绪,可他没想过我们都愿意做他的宣泄口,只是他从未提及过。”杨凯的人生,在进入大学后,走入了与高中截然不同的方向。图|受访者提供被改变的儿子出事后的12日晚上,杨广昌先是接到妻子的电话。他不敢相信儿子离去,反复追问,“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还在抢救?”最开始他定的高铁票,被妻子责骂太慢,转而连夜包车到广州,买了最早的航班飞到南京,再转乘高铁到镇江。一周以来,他和妻子居住在江苏大学对面一家名叫“乌托邦”的小旅馆。对于夫妻俩来说,他们不得不直面中年丧子的悲痛。但这个家庭被改变的远不止于此。孩子出事后的第三天晚上,杨广昌在微博上发出了关于儿子坠楼一事的信息,随即很快登上热搜,这也给他和家人带来麻烦。他用“冤案”等充满情绪化字眼写就的信息,事后为他招来大量骂声。儿子离世一周后,坐在旅馆的床上,杨广昌一脸疲态。他解释说,自己最开始想得到关注弄清真相,放上了自己不打码的身份证就是为了表明清白和态度。但之后舆论发酵的程度超出他的预想。他没想到,随着儿子在大学学习情况的披露,网上的评论里转换成他与校方之间对立般关系的骂战。不少江苏大学的学生或实名或匿名站出来,在网上指责杨家父母的行为。在大量涌入的陌生评论中,夹杂对他们“利用网友同情心讹钱”的嘲讽,也有质疑他平静口吻发文是“团队操纵”,更有骂他“狮子大开口要200万赔偿”的,最恶意的语言甚至开始对儿子进行侮辱。手机里的信息多到杨广昌看不过来,他挑出一些最在乎的回复过去。围绕在夫妻俩身上最大的一个争议点是。他们一直在追问,为什么杨凯坠楼后,学校不立即通知当时还在校园内的黄敏霞,而是等到晚上将其带到酒店后才告知。黄敏霞从12日晚上九点多钟到第二天丈夫赶到之间,都不被允许走出房门。这让夫妻俩觉得学校的处理不人道,甚至涉嫌非法拘禁。杨广昌说,他后来多次去校方警方沟通此事,得到的答复是,当时是出于保障黄敏霞安全的角度,怕她情绪过于激动。10月16日上午,江苏大学接受紫牛新闻采访,就事件细节给予公开回应:杨凯坠楼后,校方联系了120和110报警。当时正值晚高峰,调派的法医需从城西的公安局穿城到城东的校区,调查确认身份后才由校方告知家长;杨凯的手机在事发后由警方取证带走,校方没有接触。在更换宿舍的问题上,江苏大学表示,直至事发,孩子也并没有更换宿舍,且在10月10日,杨凯母亲提出已和家人商量好,让孩子跟18级同学住在一起。10月15日,江苏大学发布的情况通报。目前,杨凯的遗体已经火化,并被父母带回老家入土为安。10月12日的那个傍晚,很难说清具体是什么原因让杨凯选择靠近卫生间的窗台。他还摘下了黑色的全框眼镜,放在半米高左右的贴着白色瓷砖的窗沿上。那个黑色的三层双肩背包就放在卫生间的地面,里面装着一个大学生最常见的生活物品:一本紫红色封皮的《电工技术》和一本黄白封皮的《食品化学》,黑色的科学计算器和文具袋。钱夹里除了银行卡和社保卡,还有80来块零钱。这些物件大多跟了主人有些年头,带着旧旧的使用痕迹,充电线也已经变脏发黄。整个书包里,只有一双咖啡色的棉绒拖鞋是崭新的,还印着棒球图案。那是母亲黄敏霞在那天上午特地买给他的,鞋底干净没有沾过灰尘,连26元的价签都还没来得及剪掉。(应受访者要求,杨凯、黄敏霞、杨广昌、李元凌、刘媛媛、方明超、杨宗元、陈少宏均为化名。)

不住偏偏

随机为您推荐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偏偏这一刻,我扛不住了!,医疗健康网-医疗知识健康网,海螺医疗健康网,康贝医疗健康网,中国健康网医疗,39医疗健康网   sitemap

回顶部